皇家雇佣猫 - 第672章 谈生意 重生之激荡年华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精彩放映影院,点击在线观看

    今日头条的营收主要依靠广告,这没什么,如果你去查看互联网公司广告营收,那排名才是真正的B-A-T,是的,百度虽然移动互联网做的不好,但广告营收是第一,而且公司现金流非常健康,要不说能喊出200亿投资O2O呢。

    靠广告盈利可能不够科技范儿,不过主流的互联网公司都有广告收入,广告营收的背后是流量,提高价格的手段则是个性化推荐。

    今日头条已经在抢夺其他互联网公司的广告订单了。

    这几年要说最火爆的行业那是智能手机,每年的增长率吓人,而要说最舍得花钱做广告营销的,那么oppo、华为、小米都算是榜上有名。

    至于京东这样渴求流量的,更是大手笔撒钱。

    温晓光在酒会上这样吹牛逼,就是有这样的底气,X事业部能把这些单子谈下来,几个大厂的广告合同加在一起就可以完成对去年的超越了。

    而且社交还握在微拓的手里,这时空的头条会比原时空更加凶猛的。

    当然,这些具体事务上,温晓光没有管的特别细,很多小厂的广告他不会一个个谈,他要做的就是在外面吹牛皮,把微拓的估值抬高。

    一年半以前,超过200亿美元,那会儿人们是看到了微信的想象力,虽说当时把板凳桌椅乱七八糟一起全卖了也值不了那么多钱,不过投资人也相互竞价,有人就觉得社交有这样的想象力。

    在今天,想象已经成为现实。

    温晓光说作为新创立的互联网企业,他们会比O2O企业,更加走出烧钱亏本拉用户的怪圈,并在可预见的未来实现盈利。

    盈利是一家企业的核心要求,是一个商业理想实现的坚实基础。

    而现在安迪相信他,

    事实让这些人相信。

    所以这个时候的微拓该估值多少?

    温晓光自己没说,他是在听这些人讨论。

    “通常来说,国内的互联网企业都可以对标美国,找到模板,做出大致的估算,不过温总算是开创先例,全球还没有哪家把社交和信息分发加在一起做。”

    “短视频真的会是爆款吗?”

    “我觉得550亿是要的,现在只是社交加信息分发,如果温总能把社交做出更多的想象力,750亿美元也可期。”

    一句更多的想象力,就是200亿美元。

    其实也有人和温晓光讨论过这个问题,原时空中,微信就估值800亿到上千亿美元,那是因为鹅厂背后完整的流量变现配套,现在微拓还相对缺乏。

    人们在一起讨论公司的未来,也不仅仅是说优点。

    “微拓除了基于社交去做信息分发,其余的没有尝试吗?”一个中年成功男人,端着酒杯,很认真的探讨。

    他是觉得可以做些尝试。

    温晓光承认,并且欢迎,这是好事。

    但他相对谨慎,“原来2010年的时候,腾逊把所有的钱都赚了,成了行业公敌,我的话,还是希望走些新的路,当然,该做的尝试,我一直都是相对开放的,公司内并不禁止,要看效果,我们也开发出了一些其他的app。”

    那人说:“其实手握社交,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是资本非常看好,相当看好,坏处是,一旦达不到想象中的模样,整体的担忧就会爆发。所谓估值其实就是信心。”

    温晓光听的很入神,“所以我要给他们信心。”

    “当然,到目前为止我觉得微拓非常牛逼,你们不是在给人信心,是在以奇迹的方式给人信心,我记得去年的时候,创投圈里还担心微拓的出路问题,O2O那么火,你们都没布局,最后做了个新闻app,真是让人捏了一把冷汗,要是没起来,现在就不是从200亿到550亿了,而是反过来。”

    只有一起做公司的人才会明白温晓光的压力。

    企业就是要一路增长。

    人们忍受不了下跌。

    每一次的下跌也许不会致命,但都是一次重伤。

    温晓光问了他的名字,“丁先生名什么?”

    “摇,丁摇,以前在美国工作,主要待硅谷,现在做一些企业咨询类工作,有自己的咨询公司。”

    这种人也是有的,类似顾问。

    温晓光觉得他明白微拓的命门在哪儿,于是掏出名片,“丁先生,如果你有时间,我想邀请你为微拓做一次‘测评’,老话讲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们自己看自己和外人看自己肯定不一样。一个咨询公司角度的意见我从来没有听过。”

    丁摇说:“当然乐意效劳,温总有什么要求吗?”

    温晓光好好想了想。

    “这样,我会把我们公司的一些发展史,包括重大决策时的记录交给你,你也要亲自到公司去看,或者与重要的人物交谈,帮我们看清微拓的管理中的漏洞,我希望获得一个外人视角里的微拓的模样。”

    “有几个指标,微拓为什么能在2010年到现在发展如此之快,微拓的优势是什么,劣势是什么……”

    “基因以及和其他互联网企业不同的地方。”丁摇用了这个词来高度概括。

    “不错,当然这些所有问题的答案我自己心里都有一个,不过嘛,兼听则明,偏听则暗,我也想听一下,一个专业的咨询公司在经过仔细的研究之后得出的结论。”

    丁摇相信,这些问题的答案温晓光一定会有,但是他还是对这个年轻人感到佩服,“我从来没见过一个24岁的,风光正盛,企业势头良好的董事长来找我们做这样的咨询,通常,我会在那些满脸沟壑、经历过重大苦难的企业家身上看到。温总你还这样年轻,有如此忧患意识,我相信你一定能把公司做的很好。”

    “谢谢你的祝福。其实我本身并没有什么特别,只是考虑的多。小企业就怕进取心不足,大企业就怕危机感不够。在这个位置,做这个事而已,和年龄无关。”

    “在此之前,我一直认为你特别难相处。事实证明我错了。”

    丁摇没有看到一个年轻气盛甚至应该带点傲慢的温晓光,这令他大为惊奇。此刻他也算是服了,因为温晓光的素养,而不是因为财富,那只能震一震穷人。

    在他看来,温晓光即便失败了也不会有倾覆般的大失败,他的身上没有那些缺点,这是最叫人赞叹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