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刀鱼 - 幕后之人 淫乱密室逃脱(NP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嘉丽陆陆续续地把做好的早餐端出了厨房,跑进跑出的像个勤劳的蚂蚁。

    他们队另一个起的稍早的是队长西流,他显然是来帮忙分摊掉嘉丽繁重的任务的,动作很是娴熟,想必平时也没少帮忙。

    等他们队其余人全部下楼准备开始吃早饭时,望月他们早已吃饱喝足,整个队伍都转移去了客厅中央的沙发上。

    唐柠和顾谨言收拾了碗筷去厨房清洗,顾慎行紧随其后也跟了过去。

    望月在客厅里坐了一会,见众人都失了讨论的兴致,不过是在有一搭没一搭的唠嗑,忽然开口道:“我先去仓库把午饭的食材准备出来吧。”

    “要我帮忙吗?”乔治随口一问。

    “不用了,我一人就可以。”望月婉拒了他的好意,转头也进了厨房。

    雪奈此刻正单独蹲坐在一个沙发上面,摆着旱地青蛙的姿势,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另一组队伍。

    “你还没吃饱吗?”贝拉以为她是在眼馋对方的早饭。

    “没。”雪奈伸出食指在面前晃了晃,一脸神秘地透露道:“我这可是在物色捕猎目标。”

    “捕猎?你看上谁了?你这是嫌早上挨一顿揍还不够是吧。”李秀元瞪大眼睛诧异道。

    “nonono,我可没想那档子事情。”雪奈两臂交迭在前摆了个大大的叉,对此极力否认。

    “那你到底在物色些什么啊?”

    “秘密!”雪奈别过脸去挑了挑眉,一副洋洋得意的神态,之后又不知想到了什么,竟捂着嘴呵呵傻笑起来。

    “???”

    贝拉与李秀元茫然对视了几眼,愣是没看懂她为何如此高兴。

    而此时另一边的厨房里,顾慎行正懒洋洋地倚着料理台,并没有插手他哥的洗碗大业

    望月与林静先后而至,他见人已来齐,便直接发问道:“说吧,你把我们几个喊来厨房,到底想说些什么?”

    唐柠刚洗完一盘脆枣,分出来一部分后,又把剩余的端去了客厅。

    林静抵着厨房门,低头尝了枚脆枣,味蕾立即被清甜所俘获。他忍不住勾动舌尖捕捉口齿间残存的余味,像是在回味一个吻。

    望月看他似乎发起了呆,心里不由“咯噔”了一下,从吃早饭起,她就发觉林静的状态有点不对劲。

    “林静。”望月赶忙唤了一声。

    林静乍一抬头,恰巧对上顾慎行探究的目光,他平复了一下心情,随后便丢出一个“重磅炸弹”。

    “我觉得,昨晚那人说的,可能就是我。”

    “什……什么?”顾慎行当场就被炸懵了。

    望月显然也没料到林静把他们喊过来,透露的居然是如此令人难以接受的信息,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顾谨言同样诧异万分,不过他却是最先冷静下来的那一个,略作思索后,他向林静询问道:“为什么你会这样觉得?”

    林静习惯性地避开了他的视线,一字一句道:“因为,我喜欢唐柠。”

    霎时间,望月瞪大了眼,好似听了什么天方夜谭。

    她对林静与唐柠间的过往种种并不知情,再加上这两人的表现都很克制,总是保持着适当的距离感,导致望月理所当然地认为他们俩只是无甚交集的平行线。

    可现在看来,这两条线恐怕不仅不平行,甚至还紧密交织在一起,要不然林静也不可能当着两个正牌搭档的面,明说对唐柠的恋慕之情。

    顾慎行接连遭受两重暴击,面色早已黑如锅底,若不是顾及团队精神,他大概会用拳头招呼林静。与之相比,顾谨言的反应还算平静,毕竟他早已对此心知肚明,明不明说,其实都一样。

    “你应该知道,光凭这点依据是没有说服力的,既然你不想让我看到你的想法,那就拜托你亲自说出来吧。”顾谨言淡淡回了一句。

    林静瞥向那盘脆枣,重新组织了一下语言,挑重点道:“那人的袭击只针对顾慎行,按道理只需把他一人拉进镜像空间即可,多我一个只会增加她暴露的风险。况且,不管我是睡在1号房还是3号房,都被无差别拽入,想来不可能是意外或是失误。”

    “但说不定你就是她的下一个目标啊。”顾谨言合理推测道。

    林静摇头,断然道:“不可能。”

    “为什么?”

    “昨晚我并没有受伤。”

    顾慎行一听他提起这茬,顿时气不打一处来,颇有种好心喂狗的错付感,他直接愤懑道:“你没受伤还不是因为我给你用了两个道具?要不然搁那椅子砸过去,内出血都不成问题。”

    “慎行,你先别说话。”顾谨言忽然严厉开口喝止了他。

    吃飞醋吃到失了理智,真不知是该夸他一句痴,还是骂他一句蠢。

    林静顿了顿,没想到顾慎行居然会抓错重点,及时补充道:“昨晚你也看到了,防御性道具对蛛丝并不起作用,虽然她和你打得那么不可开交,但其实一直有分心顾虑我这边的情况,所以才没有伤着我。至于你说的那把椅子,在你躲开后,它也并没有砸向我,你不觉得奇怪吗?”

    “确实,很奇怪。”望月轻微颔首,眼神逐渐亮了起来。

    林静继续分析道:“那人既然说自己是帮某人清扫障碍的,那在她眼里,她自己与某人应该是处于同一阵营,以此来解释我为何也会被拽入镜像空间,且那人对我又是催眠又是刻意保护的,倒是很说得通。”

    “可如果说慎行是因为你喜欢唐柠而挡道的话,我难道就不是你的障碍了吗?”顾谨言洗净最后一个盘子,慢条斯理地擦干手指,眼神凌厉地望了过来。

    “……”林静不语,这也是他暂未想通的一点。

    望月心道不好,及时站了出来,打圆场道:“许是因为你不太会吃醋吧,那人说不定凭此判定你日后能和林静好好相处?”

    “也是。”顾谨言的表情又瞬间松弛了下来,嘴角浮出些许笑意。

    望月方才松了口气。

    相比顾慎行这种明面上的吃醋,反倒是顾谨言那般言笑晏晏更值得警惕,望月几乎可以肯定,她刚才感受到了杀气。

    “林静,那人为什么恰好选定了你?你有什么头绪吗?”望月故意岔开了话题。

    林静正要开口,唐柠突然冲进厨房,顾不及他们四人各异的神态,慌忙道:“谨言,出事了,李赫不见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