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刀鱼 - 挡道 淫乱密室逃脱(NP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秀元,我刚想起来,昨天下午我们讨论的时候,队长不也提到过什么npc和boss吗?”斯蒂夫比较赞成贝拉的观点,自然与认同乔治的李秀元站在了不同的阵营,此刻他正据理力争,试图说服搭档。

    “拜托,都不是同一件事好吧。”李秀元有些心烦,不想多搭理他,干脆反驳道:“队长那说的可是编纂口袋书的观察者,咱们现在讨论的是连着叁晚扮成唐柠袭击顾慎行的凶手!do  you  understand?”

    “yes,yes!”斯蒂夫连忙比划出ok的手势,不太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勺,憨憨傻笑起来。

    李秀元瞧着他一脸傻乎乎的表情,嫌弃地翻了个白眼,抬手扶额,颇觉无奈。

    大半年前,她刚刚转入望月的队伍,那时的目标还是找个像林静那样的固定搭档,于是毫不留情地回绝了主动凑过来的斯蒂夫。

    可惜兜兜转转了几个月,符合标准的搭档却始终没个着落。

    强大且有能力的玩家在挑选固定搭档时往往谨而慎之,像她这般只是有点小聪明的普通玩家,虽然偶尔能攀上一二,但始终无法长期笼络。就像是一方想找长期饭票,但另一方却只愿一夜情一样。

    李秀元几个月内接连碰壁七八次后,终于死心,不再奢求天降馅饼,退而求其次地答应了殷勤不断的斯蒂夫。

    此般无用的奔波,只能叹一句,世事难料。

    “秀元,别皱眉啊,会皱出老年纹的。”斯蒂夫一边说着一边抬手就要去抚李秀元额头。

    李秀元不喜欢在思考时应付他各种腻腻歪歪的举动,刚准备拍开他的手,脑海里忽然灵光一闪。

    她不由神情微怔,眼神放空,就连斯蒂夫揉开眉头后又继续去捏她脸蛋都没在意。

    “宝贝,发什么呆呢?”

    斯蒂夫注意到她的心不在焉,直接贴在她耳边打了个响指。

    李秀元骤然惊醒,随即拍开他的手,兴高采烈道:“我想到了!”

    “嗯?啥?”斯蒂夫没反应过来,一头雾水地看着她。

    李秀元没有浪费口舌同他解释,而是转头看向了另一边坐着的顾慎行。

    她直接打断了他与乔治之间的交谈,插话询问道:“顾慎行,我刚想到一点,我们之前讨论的那个观察者,会不会同时也是袭击你的凶手?”

    顾慎行像是早已考虑过这个问题,李秀元刚问完,他便回答道:“昨晚上那人有说过一句话,让我有些在意。她说,我挡了别人的道,她是来帮忙清扫障碍的。”

    “emm……”李秀元轻咬下唇,咂着嘴略微思索,随后迟疑道:“你是觉得,那人的袭击和观察者有关,但她本人并不是观察者?”

    顾慎行缓慢摩挲着杯口边缘,没有立即给予肯定答复。

    他其实也很矛盾,如果说昨晚那番话暗指观察者,那就是他挡了观察者的道。可问题是,他怎么就挡了观察者的道了?为什么偏偏只有他挡了观察者的道?

    要想理清这些问题,那就不得不深究观察者的身份。

    虽说现在的一切讨论都建立在猜测的基础上,但此猜并不等同于瞎蒙,而是基于一定的现实依据推测线索间的联系,依据愈明朗,猜测愈站得住脚。而这几天众人所提出的具有讨论价值的猜测里,就数观察者这一论点的依据最为薄弱,即使它确实存在,也依然有很大一部分可能并非npc。

    因此,即便顾慎行先前就曾思考过袭击者与观察者之间的联系,但在与众人的交流时却丝毫没有透露,为的便是防止有人思路走岔,钻起牛角尖。

    果不其然,贝拉一听是个新鲜话题,又被暂时性的吸引了过来。

    她搁置了同乔治间的辩论,转而盯着顾慎行追问道:“你是怎么挡道的?”

    很好,完美错过重点。

    顾慎行头疼地支着一侧太阳穴,冷静解释道:“我真的不确定,这只是我暂时的一个想法,连依据都没有。”

    “可这才上岛第叁天,你既没和人起冲突,又没和人产生利害纠葛,怎么可能挡着别人的道啊?”李秀元换了个切入点。

    问者无意,听者有心。

    唐柠扯了扯顾谨言的衣袖,小声问了句:“顾慎行以前有和这个队伍里的人起过冲突吗?”

    顾谨言想了想,考虑到他弟的面子问题,没有直言不讳,而是委婉答道:“队伍磨合间各种小摩擦不可避免。”

    “也就是说,和大部分人都起过小冲突?”唐柠眉毛一扬,顿时秒懂。

    “差不多。”顾谨言无奈笑着,神情里透出几分复杂。

    有他这个完美继承人哥哥在前,族中长辈并没有给顾慎行施加太大的压力,同样,也没有对顾慎行的成长给予多少关注,以至于他在初高中时跟着家族旁支的几个混子,把性子养得乖张不羁。

    眼看着再不多加管束人就要养废了,顾谨言方才在家族小一辈中崭露头角,掌握一定的话语权。

    他及时止损地把顾慎行送去了人生地不熟的y国,切断经济来源,只给基础生活费,同时还配备了两个管教严苛的生活助理,亡羊补牢式的将顾慎行强行掰回了正途。可性格这个东西,一旦形成了,想要后天改造,难度不亚于登天,哪怕顾谨言暗戳戳地努力了七八年,收效依旧甚微,只不过是让浮于表面的渐渐沉了下去。

    但所幸唐柠的出现又再一次让他看到了一丝希望。

    “他有这么难相处吗?”唐柠两手托腮,表情皱成一团,感觉有些难以置信。

    顾谨言瞥了眼正耐心同李秀元解释的顾慎行,回想起他带他第一次参与团队本时,顾慎行因为个性突出又不懂配合团队步伐,自持己见却不知虚心听取他人建议,差点被众人孤立的过往,不禁摇头失笑,淡淡道:“老早以前的事了,现在倒是挺随和的。”

    “这样啊……”唐柠点点头,立刻就不纠结了,但心底却生起了一些好奇。

    以前的顾慎行会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呢?

    雪奈正蹲坐在唐柠对面,瞧着她与顾谨言笑意盈盈地交谈,不由默默为林静掬了把同情泪。

    她本着人文主义关怀精神,小声同林静开了个玩笑:“秀元这话可说的不对,顾慎行不正好挡了你的道嘛。”

    说完,她也没期待林静能给出什么反应。

    他向来沉默寡言,情绪不外放,雪奈对此早已习以为常。

    但这回,情况却有所不同。

    林静在听完雪奈的玩笑后,忽然一反常态地转过头来,目光炯炯地注视着她。

    雪奈吓了一跳,下意识后仰几分,结果差点从椅子上翻了过去,多亏林静及时扶住她肩膀。

    “喂,你干嘛这样看我?开个玩笑而已。”雪奈眉头拧成了八字形,显然对林静的反应很不满意。

    “抱歉,刚在想其他事情。”

    雪奈撇撇嘴,埋冤似的问了句:“想什么事啊,这么专注,眼神还这么奇怪?”

    “没什么,是我想岔了。”林静敛下目光移开了视线,不再多言。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