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刀鱼 - 镜像 (ωoо1⒏ υip) 淫乱密室逃脱(NP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停停停!我耳朵要聋了。”顾慎行一边捂着耳朵,一边忙不迭地站远了些。

    “你们刚去哪了?我就眯了一小会,睁眼就不见人影了。”

    “难不成这屋子里真有另一个空间,你们被什么人拉进去了?”

    “不过话说回来,你们又是怎么出来的?居然能直接凭空出现!”

    ……

    雪奈现在可谓是满腹疑惑,一张嘴便停不下来,问题接二连叁地往外抛,中间都不带顿的。

    顾慎行自己脑子里都还是乱糟糟一片,尚未理清头绪,又哪能回答得上这些问题,急忙想出言制止。

    但谁知下一秒,两人就都被林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着了。

    只见他一把抡起梳妆台前的椅子,二话不说地砸向那面长度怪异的镜子,并且还接连砸了叁四下,直到把镜子砸了个稀碎才罢手。

    “呃……林静…你…你是在生气吗?”雪奈很少见他这般粗暴地行动,一时有些摸不准他的心情。

    “不是。”林静冷着脸,言简意赅地回答完,转头又拎着椅子去了浴室,不出几秒,噼里啪啦的破碎声又再度从浴室传出。

    “我去,林静,你到底在做什么啊?能不能先解释一下原因啊?你把我屋子里的镜子都砸完了,我早上照啥?”雪奈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急匆匆跨过满地玻璃碎渣,直奔浴室而去。

    顾慎行起初也觉得林静的举动里透着怪异,但再结合他之前给出的那句指示,倒是品出了一丝不寻常的意味。

    林静见雪奈冲过来追问缘由,并没有着急解释,而是先用道具把玻璃碎给清理掉了,然后才回答道:“我们刚才是被拽入了镜像空间,如果不把镜子砸掉,它或许还会再把我们拽进去。”

    “我就说呢,你怎么这么着急砸镜子,原来是这个原因啊。”雪奈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对林静的解释没有丝毫怀疑。

    与她相比,顾慎行显然就没那么好打发了。

    他拍拍床沿坐下,先是用上治疗道具恢复伤势,接着又将心中困惑整合了一番,取舍出最重要的问题,问道:“林静,现在你应该能告诉我,你是从何得知在那个镜像空间里开门即脱出的?”

    “……”

    林静动作一滞,表情微变,面露迟疑。

    “什么是开门即脱出啊?”雪奈不明缘由地眨巴眨巴眼,挠头反问。

    两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地汇集到林静身上,一个茫然,一个深沉,只待他揭晓谜底。

    “因为……”林静慢吞吞地吐出了两个字。

    因为什么?

    雪奈的眼睛瞪得愈发大了。

    林静颇觉不自在地错开了视线,垂下眼帘盯着地面,似乎陷入了一阵沉思。

    他做事向来果断,婆婆妈妈根本不是他的风格,雪奈很是清楚这点,遂以为林静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搭档有难,她自然是要支援的,于是便准备帮忙糊弄顾慎行,不料林静突然又打破了沉默,和盘托出道:

    “因为昨天晚上被拽入镜像空间的,不仅仅只有你一人。”

    “?!”

    顾慎行心下一惊,瞳孔瞬间缩小,根本顾不上正在起效的治疗道具,直接一撑床铺站了起来。

    愈合中的伤口受到牵拉,顿时一阵肉疼。

    “嘶~你的意思是,昨晚你也遭遇袭击了?”

    “不是,我虽然进了镜像空间,但并没有遇袭。”

    “那你为什么今天一整天都没提?”顾慎行不愉地拧着眉,表情严肃,就连说话也带上了几分急躁。

    他料到林静定有事情隐瞒,但根本没想到,他隐瞒的居然是如此关键的一件事,若不是今晚他们俩一起遇袭了,这人难不成打算一直隐瞒到出密室?

    “对不起,我为我的隐瞒道歉。”林静自知此事做的多有不对,没有多辩解,干脆道歉,随后才解释道:“不过我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我想先弄清楚,昨晚过来催眠我的人是谁。”

    他先前选择隐瞒下这件事,也是有着自己的思量。

    那人既然昨晚只对他施加了催眠,而没有痛下杀手,想来目标并不是他,同时也不希望他察觉到镜像空间的存在。

    倘若白天里便把此事抖漏出去,别墅里的每面镜子都会成为众矢之的,那人说不定立刻就会知晓昨晚的催眠无效。

    这样一来,无异于打草惊蛇,只会教对方藏得更深,出手更加隐秘,令人防不胜防。

    可如果不向外透露此事,那人极有可能再度找上顾慎行,从第一晚的小心试探到第二晚的凌厉出手来看,那人显然是奔着置顾慎行于死地的目的而来。

    顾慎行不知脱离方法,漆黑狭小的环境也不利于他发挥,即便实力强,也耐不住时间战,一旦被拖住,情况会很不利。

    出于这几重考虑,林静最终决定以身试险,今晚就睡顾慎行这,既能帮助其脱困,又能再度进入镜像空间观察一番。

    心路历程种种,他是不可能同顾慎行一一细说的,幸好顾慎行亦非不明事理之人,并没有因为两人之前的私人恩怨而一昧责怪林静。

    他在听完他的解释后,沉默半晌,思索揣度间,通过换位思考,甚至隐约猜到了林静的用意。

    这时,雪奈忽然想起一件事,猛一拍大腿,拽了拽林静衣袖,急切问道:“我记得你不是有个道具可以防止被催眠的么,你有没有随身带着啊?”

    “带了。”林静点头,继续道:“所以不管是昨晚还是今晚,那人的催眠都没成功。”

    顾慎行抱臂倚墙,接话道:“那你昨晚也是因为没有被催眠,才发现脱出方法的喽?”

    “嗯。”

    “可你又是怎么确定我们所处的是镜像空间,而不是其他的什么空间?”

    “我昨晚就有所怀疑,刚才正好成功验证。”

    “验证?”顾慎行挑着眉暼过来一眼,脑海里不由回想起刚才林静撒荧光棒时的情形。

    那时,他已经离开了地铺,站到了他身后几米远处,周围……似乎恰好就是梳妆台!

    想到这,顾慎行立即茅塞顿开,明白了何为验证。

    “你先前撒荧光棒,不仅是帮我照明,也是为了看清镜子里有什么,对吧?”他向林静求证道。

    “对。”林静如实相告。

    昨晚他醒来后,发现屋子里仅剩他一人,随即便搜寻起唐柠与顾谨言的踪迹,可惜他当时并不清楚那人是否走远,并不敢闹出什么大动静,就连照明也只是打了一个小电筒。

    一直到离开房间前,他用电筒回照整个屋子时,方才注意到镜子里的镜像有些异常,可没等细看,门就已经被他拧开了。

    所以今天再度进入那个空间后,他先是装睡避人耳目,等另外两人顾不上他时,他才偷偷起身摸去梳妆台的位置。结果发现,两人明明打得那么激烈,镜子却被保护的很好。

    于是,他撒了荧光棒。

    “那你看到了什么?”顾慎行追问道。

    “另一个房间里,雪奈正在找我们。”

    首-发:po18vip.xyz (woo18 uip)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