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刀鱼 - 观察者 淫乱密室逃脱(NP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瑞文走后没多久,白洛也离开了木屋。

    既然瑞文不肯告知唐柠所在,那他自己找便是。

    能被用作试验的密室,想来也不可能简单,定是有着某种特殊性。

    这样一排除,搜寻范围顿时缩小不少,相比之前漫无边际地寻找林佳友,自然能少花费些时日。

    但具体何时才能找着唐柠下落,白洛心里依然没有底。

    他只能一边寻找,一边默默祈祷。

    唐柠,好好活着,不要出事,等我找到你……

    而此时的心之岛上,尚未有人意识到事态之严重。

    林静按照望月的吩咐,没一会就把顾谨言他们仨从书房喊去了4号房。

    望月长话短说,尽量简洁地告知了之前发生的一切,听得唐柠目瞪口呆。

    她完全没料到,上一秒还是假设猜想成立后才能获得的线索,居然下一秒就得到了验证。

    那岂不是说,顾谨言先前关于口袋书的猜测,极有可能,就是真相。

    苍天,要不要这么刺激!

    顾慎行听完,赞道:“你们动作挺快的啊,本来我们还想着下午借你的笔记去他们队探探口风呢,现在都省了。”

    “果然,你们也有发现。”望月笑着看向他。

    顾慎行连连摆手,谦虚道:“不不不,和你们比起来,我们那都不能叫发现,顶多算一些推断。”

    “没事,说说看呗。”雪奈直接一骨碌从床上坐了起来。

    顾慎行正要开口,雪奈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劈头盖脸地问了另一个问题。

    “对了,顾慎行,你昨晚干什么去了,一上午都在补觉?”

    她这么一问,其他人的好奇心同样被勾起,目光齐刷刷地汇聚了过去。毕竟顾谨言只透露了他弟昨晚没休息好,需要补觉的事情,至于为何没休息好,却不曾提及。

    “没干嘛,被人袭击了而已。”顾慎行原地抛出了一个重磅炸弹。

    “袭击?!”贝拉和李秀元瞬间瞪大眼睛,几乎异口同声地惊呼起来。

    望月也未曾料想到原因竟是如此,赶忙追问道:“是谁袭击你的?”

    “不清楚。”顾慎行遗憾地摇了摇头。

    “有看到他长相吗?能描述一下吗?”

    顾慎行再度摇头道:“恐怕不行,那人是扮成妹妹的样子来的。”

    “慢点,她在哪袭击你的?”雪奈抓住了一个关键点。

    “就我们房间。”

    “哈?这不可能,你是不是记错了?”雪奈想都没想就否认了,然后反驳道:“如果是在我们房间发生的袭击,那动静肯定不小,我怎么会没被吵醒呢?”

    她记得很清楚,自己昨晚睡下后便一夜好觉至天明,别说袭击了,就连稍大的声响都没听到。

    “会不会是你睡觉太死了?”斯蒂夫插了句话进来。

    实在敢想,也实在敢说,不愧为头铁第一人。

    “……”

    雪奈无语地翻了个白眼,扶额头疼。

    她唯独庆幸的就是自己和斯蒂夫不是固定搭档,不用每个密室都待在一起,不然自己恐怕早就控制不住地把他扁成猪头了。

    这时,林静突然出声猜测道:“你们房间里会不会藏着另一处隐秘的空间?”

    他这个想法倒是同唐柠他们仨想一块去了,于是顾谨言起身回道:“我们也有此怀疑,但不能确定。”

    “妹妹,把东西拿出来吧。”顾慎行拍了拍唐柠肩膀。

    “ok!”

    唐柠点头应下后,随即就掏出了之前写下的那张线索纸。

    贝拉离得最近,凑过去粗略扫了一眼,不免有些疑惑。

    “这是?”

    “整理过的线索。”唐柠一边介绍,一边把纸放去了床中央,以便所有人观察。

    摊开来的纸张上整整齐齐地罗列了八条线索,又用彩笔框成叁个部分,再添上各种箭头、备注,看着是条理清晰,但感觉却是错综复杂。

    只见叁个框分别圈了线索二,线索叁四五,以及线索六七,备注分别是:规则、上一批居住者、狼人杀。

    同时,线索八还勾了个箭头指向线索一,线索一又分出去许多箭头指向第二个框和线索八。这些箭头上面大半标有备注,都需要一个相应的对象来完成指定的事情。

    “我去!这整理牛啊,谁弄的?”斯蒂夫看完,赞不绝口。

    “嗯,确实不错。”李秀元点点头,认同他的观点。

    顾慎行面带笑容,步伐轻快地走至唐柠身后,不无自豪地问答道:“这都是妹妹写的!”

    他未经商量就把一切功劳都安在唐柠头上,本意是打算借此怒刷一波好感,但万万没想到,唐柠居然否认了。

    “线索是大家一起发现的,结论是大家一起探讨出来的,就连整理,也是在别人的帮助下共同完成的,我只负责誊写,算不得什么。”

    她推辞的很坚决,打脸快到顾慎行全然来不及反应。

    李秀元笑点略低,扑哧一声捂住了嘴。雪奈最近正看顾慎行不顺眼,见他吃瘪,不由心里直乐。

    望月倒没在意这些,她的注意力全都放在线索纸上了。

    她看得很慢,几乎句句斟酌,哪怕看完了,也是沉吟片刻后才抛出问题。

    “唐柠,这份线索里,是不是还藏了一个人?”

    “啊?”唐柠没懂她意思,被问得一愣。

    顾谨言及时接过话,反问道:“藏着谁?”。

    他明白望月的意思,她是指,根据这份线索,除了能推导出唐柠备注的那些人外,还能再推导出一个。

    但至于那人是谁,隐藏在哪些线索后面,他暂时还没想到,只能等她揭晓了。

    “写书的人。”望月言简意赅地告知了答案。

    “如果说,这些口袋书真的是对上一批玩家经历的概述,那这个密室肯定设有一个观察者,再经由它的视角观察玩家们的一举一动,进行改编。”

    “可你怎么能肯定,那个观察者,是个npc,而不是一股力量,或者说,就是我们所在的密室呢?”顾谨言提出质疑。

    他先前曾告诉唐柠,他感觉叁本口袋书出自一人之手,那时候,他也有过同望月一样的怀疑,怀疑动笔的之人,是个隐藏在别墅里,时刻观察着玩家举动的npc。

    但由于找不着证明它存在的证据,再加上其他可能成立的概率也不小,他便没有再在此多费时间。

    望月想了想,斟酌道:“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我们从游艇上拿下来的这本口袋书,相比另外两本,有一点特别明显的差异。”

    “情节流畅度?”

    望月摇了摇头。

    “写作技巧?”

    望月依旧摇头,解释道:“这些差异点都有,但不是我想说的。”

    “那人物形象是不是?”“会不会是结局?”……

    众人见顾谨言连猜两次都猜错了,顿时来了兴致,不断提出新猜想,又不断被望月否决掉。

    最终,还是唐柠不太确定地猜中了正确答案:“是细节处理吗?”

    “对了,就是细节处理。”

    望月“啪”一合手,振袖一拢,很是高兴地站了起来,开始将理由娓娓道来。

    “我们手里这本,虽然写的不咋样,情节也处理的一塌糊涂,但不可否认的是,它的描写特别细腻,尤其是前期人物的心理活动和后期人物的侦破行为,细节处理得极佳,描写也颇具主观性。就好像,那个观察者就潜伏在那些继承人身边,细细揣摩着他们的心理与行动。”

    “在这点上,另外两本就显得逊色多了,尽管情节变流畅了,可故事整体平铺直叙,缺少必要的心理描写,人物不够饱满,读起来也是干巴巴的。”

    “这样比较过后,至少能说明一点,那个观察者的存在并不死板,甚至有一定的能动性。它并不总是冷眼旁观一切,有的时候,它还会主动贴近故事。”

    “密室boss?”唐柠脑海里飞快地闪过了这个念头。

    “嗯?你这倒是提醒我了,确实很像!”望月笑意盈盈地看向唐柠,赞许地点点头,接着又道:“密室本身是个客观存在,按理来说不可能是观察者,倘若它是,那我们差不多可以放弃挣扎了。至于是否是密室内部隐藏的一股力量,这个暂时还不能一口否决,但如果密室里真的隐藏着什么特殊力量,我觉得它顶多就像那种设定好的机关,需要人为触发,不太可能拥有多大的能动性。

    “因此,最有可能的一种猜测就是,观察者是npc,并且还是类似于密室boss那种主动性很强的npc。”

    望月一口气说完理由,几乎震住了队内大半成员,屋子里霎时间悄然无声。

    过了好一会,林静方才问道:“观察者既然这么贴近西流他们队,那它现在会不会就藏在他们队里?既方便隐瞒身份,又方便监视我们。”

    望月面上浮出苦笑,却没回答林静的问题。

    雪奈尚未从这猜测迭猜测的头脑风暴里走出来,见林静居然还想再迭一层猜测上去,赶忙劝阻道:“大哥,林大哥,这个问题先不急,等我再理理,脑子快不够用了。”

    与此同时,望月也叹了口气,无奈道:“线索不全面,证据不充足,一切都只是可能。”

    “不一定。”顾谨言忽然出声打断了她。

    “或许过了今晚,线索就能再明朗许多。”

    ——————

    线索纸的内容上图啦

    开年得吃肉|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