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刀鱼 - 线索整理 淫乱密室逃脱(NP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讨论了一上午,也没讨论出个所以然来,众人都有些乏了,吃过午饭就叁叁两两地散开了。

    西流招呼了几个力气大的男人,去洗清厨房,

    凯西和嘉丽都选择回房间躺躺。

    望月队里,也有几人睡午觉去了,唐柠倒不是很困,再加上怕打扰到顾慎行休息,她干脆拉着顾谨言去书房梳理线索了。

    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写下来,总胜过在在脑子里空想。

    她从抽屉里抽出一张白纸,按动了几下圆珠笔,开始伏案记录。

    一

    口袋书123,23内容一致,与1差异甚大。

    怀疑:每本口袋书的内容都改编自上一队的经历。

    假设成立:根据1可知,上支队伍已全军覆没→现在的西流他们并非活人。

    拥有2和3的队伍为同一支队伍→这栋别墅之前住着的,也是西流他们。

    二

    规则纸12,2少了首诗,多了条规则。

    怀疑:缺失的诗是关键线索,多出的规则是对玩家的警告。

    假设成立:船票或许是离开的唯一方法,但如果还有其他方法,应该与那首诗有关。

    叁

    垃圾桶里带血的枕头。→七天前,别墅里还住着另一批人,其中有一人,被人用锤子捶死了。

    四

    阁楼上的一盆面粉。

    怀疑:并非恶作剧,而是防患手段。

    假设成立:他们在防谁?同伴?/未知力量?

    五

    餐桌上的划痕。

    怀疑:别墅之前曾发生过搏斗。

    假设成立:他杀?/自相残杀?

    六

    有人模仿我的声音,想引慎行半夜出房间。

    七

    字母锁——wolf。

    怀疑:狼人杀游戏

    假设成立:狼人是谁?

    写到这,唐柠顿了顿,想起自己口袋里那张糟心的狼人牌,以及另一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狼人,两撇细眉不由皱成了八字。

    顾谨言就坐在唐柠右手边,见她这番神情,以为是碰上什么难题了,便把她面前那张纸抽了过去。

    纸上罗列着的,不仅有叁天来发现的诸多线索,同时还囊括了众人对线索的探究及推测,可谓是思路分明,条理清晰。

    顾谨言看完,赞许地点点头,随后拿过笔,又添了一句:

    八

    刻字的石碑。→死因宣告。

    “你似乎把这个忘了。”

    “欸?”唐柠闻言凑了过去。

    在看清纸上究竟添了什么内容后,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梁。

    一上午都在讨论口袋书和规则纸,以至于她差点都忘了,别墅外还竖着一块偶尔会浮现字迹的石碑。

    “谢谢大佬提醒。”

    唐柠双手合十,嘴巴甜甜地道过谢后,又把纸重新铺回自己面前,提笔就在第八条线索下面添了两个字——怀疑。

    顾谨言一看,就知道她尚未察觉自己后半句的用意。

    不过他也没着急点醒,只敛下笑,故作严肃地问了句:“唐柠,你今天有没有什么事忘做了。”

    “事情?”

    唐柠懵着脸转过头去,看了看他的神色,又想了一会,犹豫道:“早安吻?”

    “咳咳咳。”顾谨言刚喝一口水,直接笑呛了。

    “不是啊?”

    “你如果现在想把早安吻补回来,我是不会介意的。”

    “说正事!”唐柠知道他是在开玩笑,没好气地拍了下他的手。

    “再想想,跟石碑有关的。”

    和石碑有关……

    唐柠托着下巴,默默在心里嘀咕了几遍。

    突然,她眼前一亮。

    “我知道了!我们今天还没去看过石碑,对不对?”

    顾谨言料想她也该猜到了,随即点了点头。

    先前在厨房时,她曾推测,瑞德是被毒死的,而石碑上也恰好写着,第一人死于毒酒。

    如果那些字迹真的是对死亡玩家的某种宣告,那夏栀子死后,不出意外,石碑上应该又多了一行。

    “我现在就去看看。”

    唐柠急匆匆地站了起来,正要走,顾谨言连忙拉住了她。

    “不用去了,我看过了。”

    “啊?”

    唐柠眨巴眨巴眼,有些搞不懂他的意思,既然都已经看过了,还暗示那么多做什么?

    顾谨言无奈点了点她脑门,解释道:“当然是为了给你加深一下印象,好让你记得,以后看句子不要只看一半。”

    ???

    “我全看了,没有只看一半。”唐柠下意识地反驳。

    “是吗?”顾谨言稍稍挑眉,指着第八条线索,反问道:“我明明都把结论用箭头引出来了,你倒好,不问我过程,直接忽略后半句写了个怀疑,是打算自己再推演一下我的思路?”

    “这个嘛…呃……”唐柠张张嘴,一下子词穷了。

    她赶忙低下头去,复又看了一遍。

    好吧,确实是她的锅。

    “我下回一定注意。”

    唐柠耷拉着脑袋,声音闷闷的,像是挨了训的好学生。

    顾谨言托起她的脸,安抚似的在额角落下一吻,轻声道:“我不是在批评你,唐柠。”

    “密室游戏的稀奇古怪程度,远不是单薄语言所能描述的,只有亲身经历,才深有体会。你如果想要集齐龙珠离开,最重要的,就是激发单体潜能,使自己不限于有没有搭档,毕竟在密室里,雪上加霜常有,锦上添花却很难得。而我们俩现在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传授你各种经验,好让你站在我们肩膀上,触及成功。”

    顾谨言这番话,可谓语重心长。

    是他的心声,亦是他的决心。

    细数在游戏世界的日子,不知不觉中就到了第四个年头,之前浑浑噩噩度日,没有任何挂念,也没留下什么回忆。

    可现在唐柠来到了他身边,一切都变得不太一样起来,她就像一道光,突然照亮了他的生活。

    他开始觉得,如果能手把手带出一个搭档来,似乎也是种不错的体验。

    哪怕最后,那道光离开了,他也能抱着曾经甜蜜的回忆,直至迎来生命的终点。

    唐柠听完这番话,只觉眼眶发酸。

    她情不自禁地扑到顾谨言怀里,哽着喉咙道:“谢谢你,谢谢你对我这么好。”

    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好过。

    “两位,这种随时有人进来的公共场合,还是保持一点社交距离吧,不然等擦枪走火了,可就不好收拾了。”

    一道人影忽然闪进了书房,熟悉的语调,熟悉的轻佻。

    唐柠赶紧抹抹泪花抬眼看去。

    只见顾慎行正抱臂倚着书房门,嘴角带笑,一脸的不正经。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