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刀鱼 - 知兄莫若弟 淫乱密室逃脱(NP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顾谨言的怀抱像是个热腾腾的火炉,再加上厚实的棉被,唐柠被蒸了一晚上,一个老早就热醒了。

    她一睁眼,尚未完全清醒,看着面前骤然放大的俊颜,忽然脑子一热,鬼使神差的,就把头凑了过去,噘起嘴偷亲了一下顾谨言那微红的唇瓣。

    刚亲完,唐柠立刻就心虚了,正要红着脸把头缩回去,一只宽厚的大掌就搭在了她脖颈上。

    “难得啊,平时可见不着你这么主动。”顾谨言的声音懒洋洋的响起。

    “你怎么醒了?”

    唐柠瞬间就跟炸了毛一般,她没料到他会醒这么早,结果现在偷亲被抓了个现行。

    “早醒了,看你还在睡,我又继续躺了一会。”顾谨言浅笑着,顺毛似的抚弄着唐柠满头乌黑的秀发。

    “我刚才…那是……不小心蹭到的。”唐柠还在嘴硬,说出的话却没什么底气。

    “是么,那你是什么时候长出来的长颈鹿脖子啊?”顾谨言好笑的捏了捏她后颈,要知道,唐柠睡着的时候,脑袋可是窝在他胸口的,再怎么蹭,也不可能蹭到他嘴唇的,这理由太牵强了。

    “……”

    “怎么不狡辩了?”顾谨言继续逗她。

    此时,房间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拉了开来,光亮顿时倾泻进来。

    “两位,醒了没啊?”顾慎行踱着步子走进来问道。

    “醒了。”唐柠应了声。

    “那你们知道现在几点了吗?”顾慎行停步站在床头。

    “七点多?”唐柠按着往常自然醒的时间猜测道。

    “哪还有七点多给你睡,早就八点半了,所有人都在等你俩起来吃早饭呢,你们要是再不起,别人恐怕都要以为,你们一个老早就按捺不住的擦枪走火了。”

    “八点半?没有吧,你不会又骗人吧。”

    唐柠对他的话将信将疑,因为昨天中午,顾慎行也用这种方式诓她起床过,但实际时间却远比他所说的时间要早上很多。

    “妹妹不相信啊,那你就自己看喽。”顾慎行说着,直接快步走到了窗边,手一扬,遮挡的严严实实的窗帘就被拉了开来。

    刺目耀眼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进了房间,把屋子里的一切照的清清楚楚,墙上悬着的小挂钟上面,时针正稳稳停在“9”的位置

    顾慎行确实没说谎,他甚至还把时间报早了半个小时。

    “我的天!”

    唐柠惊了,她怀疑自己最近一定是被瞌睡虫附体了,要不然怎么会两次睡觉,两次睡过头呢。

    “快点起吧,早饭都要凉了。”顾慎行把衣服给她递了过去。

    顾谨言也已经从床上坐起身来,见顾慎行没帮他拿,不禁挑眉看向他。

    “有手有脚,自己动,离得又不远。”顾慎行别过眼去,干脆把手插进了衣兜。

    这不是他小心眼,实在是没有对比,没有伤害。想想昨晚,他一人打着地铺,孤单寂寞冷,他哥倒好,不仅有温暖大床睡,还有柔香软玉在怀躺。

    真的是,人比人,气死人!

    唐柠利索的穿着衣服,倒没注意这些小事,她现在只想着其他人都在餐厅等自己开饭,急得要死,不敢有半分耽搁,哪怕顾谨言劝她别着急,她也没听进去,三下五除二就已经穿戴整齐、梳洗完毕的出现在了餐厅入口处。

    “早。”望月正端着几个已经喝净的牛奶杯走去厨房,见唐柠过来,便朝她打了声招呼。

    餐厅里的场景与唐柠之前的料想大不相同,她一时间有些懵,但还是回了望月一句:“早上好。”

    此时,雪奈、贝拉还有乔治已经围在了大富翁游戏桌旁,斯蒂夫和李秀元也选了个靠窗边的位置坐那唠嗑,望月和林静则在厨房整理。

    人确实如顾慎行所说的齐了,但他们似乎已经全吃过了,并没有等着她和顾谨言起床开饭。

    “你刚才就应该听我一句劝的。”顾谨言在一旁打着哈欠道。他本来是早就睡醒了的,结果陪唐柠躺回去躺了一会后睡意又重新漫了上来。

    “妹妹喝牛奶吗?我给你去热。”顾慎行笑呵呵的从他们俩身边走过,

    “顾慎行!”唐柠气结,剜过去一记眼刀。

    “那要不然你们再回去睡会。”顾慎行摊摊手,一副无辜纯良的样子。

    顾谨言显然不相信,直接瞥过去一眼,把他那点小心思摸得透透的。

    顾慎行美其名曰是过去喊他们俩起床,实际打的主意却是防止顾谨言今早再拉着唐柠做一场,弥补昨晚欠下的。

    不得不说,知兄莫若弟,要是顾慎行再去晚一会,顾谨言说不定真要把这个打算付诸实际。

    雪奈坐的不远,听见顾慎行劝两人再回去睡会,忙抬头招招手道:“别啊,唐柠,快点吃早饭,我们昨晚那局还没结束呢,乔治目测要比你先破产了。”

    “哦,好的,马上来。”

    有了雪奈的招呼,唐柠这才勉为其难的放过了二度骗人的顾慎行,坐去了一张空餐桌旁边。

    顾慎行很快就端上来三份三明治、蒸鸡蛋、以及一大瓶热牛奶。

    他编的谎话里面,也不是全然都是假的,比如,他自己就还没吃早饭,正等唐柠和顾谨言起床开饭。

    ——————

    本来昨晚应该发的,结果又睡昏头了

    今天可能双更?(我在做梦),没有的话,就是明天有更新!

    下船

    三人静默的埋头吃着早饭,顾慎行最先喝完牛奶,他清清嗓子,忽然开口朝众人问了个问题:“你们昨晚有听到呼救声吗?”

    “什么呼救声?没听见。”

    “没。”

    “我也没有。”

    ……

    好几个人都摇头否认。

    “那看来就只有我一个人听到了。”顾慎行随意摇晃着手里的空杯子,继续道:“昨晚大概凌晨两点多的时候,有人在走廊里呼救,说是有鬼。”

    “鬼!不是吧!”乔治吓的得直接从座位上窜了起来,他最怕鬼了。

    “别急,我话还没说完呢。那个呼救情况应该十有八九是假的,不过,那个人的声音却很熟悉,和妹妹你几乎一模一样。”

    “和我?”唐柠抬手指向自己,表情困惑。

    “嗯。”顾慎行肯定道。

    “不可能吧,我一觉睡到天亮,中途没醒过啊。”

    “放心吧,那个人肯定不是你,要情况真有那么急,直接敲门远比呼救来的有用,那人应该只是想把我引出去而已。”

    “为什么?”李秀元疑惑道。

    “还记得我们昨天那个猜测吗,十张卡牌加上四个房间拼凑出来的字母“wolf”,寓意狼人杀。天黑了,农民请闭眼,狼人请睁眼,然后狼人可以选择杀死一个农民。”

    “你的意思是,你就是昨晚被挑中的那个农民?”

    “很有可能。”

    “那谁会是狼人啊?”贝拉环顾四周,有些不可思议。

    周围的人都是那么的熟悉,就连顾谨言和顾慎行也是多次搭档了,她觉得,就算其中真有人成了狼人,也不太可能会对同伴下手的啊。

    “这个就不清楚了,可能是我们当中一员,也可能是这个密室的无形力量。”顾慎行不确定道。

    顾谨言听的很专注,正准备和唐柠讨论几句,就发现她神情不太自然,似在走神,便问了句:“在想什么呢?”

    “哈?哦,没什么,就是想想这个狼人会是哪种情况。”唐柠勉强展露出一点笑容。

    她不是不会说谎,只是她不习惯在顾谨言他们面前撒谎,所以很难做到动作表情自然而然。

    出于对唐柠的信任,顾谨言没有多想,只当她是在担心顾慎行的安危,于是伸出手拍了拍她肩膀,安慰道:“别担心了,我们不会那么蠢的。”

    “嗯,我知道。”唐柠看向他,妻用力点了点头。

    她现在心虚的很,脑子里想着的也并不是告知给顾谨言的那些,有了昨天拿到的那张狼人牌,她已经能笃定,狼人就是由玩家扮演的,只不过她暂时还猜不到,这十人当中,除她以外,还有谁会是狼人?

    以及,为什么晚上没有人通知她去挑选“农民”?为什么另外的狼人第一个动手对象就是顾慎行?为什么要假扮成她的声音呢?

    ……

    一系列的问题在脑海里左右徘徊着,搅得唐柠不由有些心烦意乱。

    雪奈也在一旁托着腮听他们讨论,脑子里倒是忽然冒出来一个主意,她提议道:“顾谨言,你用用看你的读心术,不就知道我们当中有没有狼人了吗?”

    “已经用过了。”

    “呃……好快,那有什么发现吗?”

    “没有。”顾谨言一口否认了。

    他话是这么说,但他也并没有真把所有人都验了一遍,比如说唐柠,他就完全没考虑她会是狼人。

    “等着吧,狼人昨晚没得逞,肯定会再次行动的,我们做好迎击准备,他下次出现恐怕就不会像这次这样简单了。”顾慎行给出了比较保守的建议。

    现在这种情况,敌在暗,我在明,没有线索引导的话,最好的方法就是先按兵不动,守株待兔。

    “也只有这样了。”望月点点头。

    就在此时,一直没有动静的行进播报器突然再度响了起来:“女士们,先生们,飞船还有十五分钟降落,请坐稳扶好。”

    “what?太快了吧,这局来不及结束了。”雪奈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第一关心的,还是手头正在玩的游戏。

    望月扶额叹气,直接抽出根筷子敲了她脑袋一下,提醒道:“这个心之岛就是出密室的关键了,你怎么还满脑子就想着玩,快点把游戏收起来吧,等到出了密室,随你怎么玩,你就是想玩上个几天几夜,我都不会拦着。”

    雪奈委屈巴巴的看了望月一眼,自知拗不过她,只得垂头丧气的应了下来。

    “没事,出去以后我继续陪你玩。”唐柠出声安慰了她一句。

    十五分钟后,飞船在众人的翘首以待下,成功降落在一座“心形”岛屿的海岸边上。

    甲板距离地面还有两三米的高度,唐柠他们一行人纷纷跳船入岛,雪奈走最后一个,就在她即将从甲板上跃下来的时候,不远处的天空隐隐出现了几枚黑点。

    斯蒂夫正好站在石块上眺望远方,最先注意到这一幕,忙大声提醒道:“不好,有袭击。”

    密室自动发起袭击的情况并不少见,但像现在这样明目张胆的,还是挺少见的,大多时候都是暗戳戳的,要么给玩家挖陷阱,要么支使npc对付玩家。

    雪奈见其他人都摆出了迎击的架势,也飞快从游艇上跳了下来,手一扬,一柄太刀就凭空出现。

    “喂,不要急着下船啊。”n倍放大的声音远远的传了过来,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什么意思,干嘛叫我们不要下船?”贝拉警惕的问了句。

    “你们快回头,我们的船……船出问题了。”乔治惊到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所有人赶忙回头看去,载着他们来到这座岛的游艇已经被一层透明的半圆形屏障给彻底封锁住了,透明屏障上还出现了一个倒计时。

    淫乱密室逃脱(nph)十天,十人

    十天,十人

    远处天空上的那些黑点不断逼近,逐步放大,已经隐隐有了人形。其中有一个女的飞的最快,拉开其余人一大截距离,也最先看清楚唐柠他们的游艇已经被屏障锁住了。

    那一瞬间,一股子怒意直冲冲的窜入了女人心头,她气到眼睛泛红,直接拿起手里的大喇叭道具破口大骂起来:“tmd,你们脑子被屎糊了吧,我都喊那么大声的不要下船了,你们怎么还全部下来了。”

    她已经飞的很近了,声波传到海岸边时也自然而然的变强了,可以算得上是音波攻击了。

    “我去,这疯女人是打算把我们全部震聋吗?”贝拉捂住耳朵吐槽了一句。

    “maybe,我们这谁有道具反击一下子吗?”斯蒂夫同样也捂着耳朵大声问道。

    他周围站的就是顾家兄弟和唐柠三人,按照以往的经历来说,那两兄弟绝不是什么老实本分型玩家,没以牙还牙,加倍奉还就算不错了。

    然而,今天的情况却有所不同,因为斯蒂夫把反击的话茬抛出来后,不仅没听着人回应他,也没见着人出手教训对面的女人。

    嗯?怎么回事?老虎怎么不发威?

    斯蒂夫一头雾水的转过头去,只看了一眼,表情瞬间垮掉。

    好家伙,难怪没出手,原来全都去朝女人献殷勤了!

    只见顾谨言站在唐柠身后,臂弯圈着她的同时,两只手还搭在她耳朵上,捂得严严实实。

    顾慎行也没闲着,直接运用风控的能力竖起了一道全面环绕式的气流屏障,彻底隔绝声音,解决办法不可谓是一劳永逸,并且远比他哥的捂耳朵来的有效。

    没一会,那个拿着喇叭大吼的女人也飞临了海岸边,她脚踩大团云雾,大衣飘飘,红唇烈焰,一看就是个强势的御姐。

    她本着教训之意而来,在看清楚海岸边居然有十人之多后,不禁动作一顿。

    她虽然气,但也不是什么冲动无脑之辈,这么悬殊的人手差距,不论对面实力如何,她也没强到以一挑十的程度。

    “bitch,你怎么不来了?刚才不还骂的挺欢的吗?”斯蒂夫举着个大喇叭朝空中喊话道。

    这是他用自己的一个道具变出来的喇叭,平淡无奇,唯一作用就是放大音量,并不能造成音波攻击。

    “滚你妈b!十打一有意思吗,有种上来单挑啊。”女人被激得怒火又高涨了几分,但她还是十分理智的克制住了步伐,只提起喇叭反骂了回去。

    一时间,超强音波迎面袭来,转眼就炸掉了海岸边数十块礁石。

    这一回,顾慎行总算升腾出了点团队意识,及时的扩开了气流屏障,把整个队伍罩了进去,防住了音波攻击。

    “激将法好像对她没用。”斯蒂夫无奈摊手。

    “那就把她从天上打下来?”雪奈冷着脸建议道。

    每当她使用能力,武士魂附体的时候,整个人的气势都会一变,不复之前的大大咧咧,变得冷静又冷峭。

    顾谨言想了想,摇头否决道:“不急,再看看吧,她还有同伴。”

    “你们说,她干嘛那么气啊?难不成她想征用我们的游艇?”李秀元托着下巴揣测道。

    “很有可能。”斯蒂夫点头附和她。

    “这船上难道还有什么我们没发现的秘密?”乔治不得不回过头去,重新审视那艘被封锁住的游艇,以便想起什么之前被忽视的细节。

    唐柠同样也在侧头打量着,不过她的关注点并不是游艇,而是游艇外面那层透明的屏障,以及屏障上显示的倒计时。

    “奇怪了,这倒计时究竟会是什么意思呢?”她蹙着眉头,不禁喃喃自语起来。

    林静正好也在想这个问题,见唐柠问了出来,便出声回了她一句:“或许,倒计时终止,屏障就会再次打开?”

    唐柠一直在专心思考问题,丝毫没注意到林静已经站到她身边了,他这样冷不丁的开口,反倒把她给吓着了。

    “呼…吓我一跳…”唐柠长舒口气,下意识的拍了拍胸口。

    不过她很快就缓过神来,开始就着林静给出的猜测,继续分析起来:“这个倒计时的起始时间应该是240小时,一天24小时,折算一下,也就是十天。”

    “嗯。”林静点点头,紧接着说道:“而我们正好有十个人。”

    经他这么一提醒,电石火花间,一个念头迅速在唐柠脑海生成。十天,十个人,又是有所关联的数字,难不成会和上个密室一样?

    此时,那个停滞在空中的女人的同伴也都陆续赶了过来,不多不少,同样也是十人。

    “他们在干嘛?”贝拉见他们明明人都齐了,却迟迟没有行动,忍不住发问道。

    “好像,在吵架?”李秀元眯着眼,不确定道。

    她没有猜错,飞在天上的那一行人确实争执了起来,

    “丽卡,不要冲动!”用着翅膀道具飞行的男人正在劝阻最先到达的女人。

    “不可能!我做不到!西流,要是他们没下来,我们现在早就坐上返程的船离开这个鬼地方了!”那个叫丽卡的女人显然对唐柠他们不听话的下船耿耿于怀。

    “对啊,我们都那样提醒了,他们还尽做蠢事,就应该好好教训一顿。”

    十人当中和丽卡一样同仇敌忾的显然不少,他们都主张打一架好教训对方一顿,唯一持反对意见的,似乎只有西流。

    西流即使遭逢了这样一面倒的碰壁,也依旧没有气馁,转而去问了另一个站在边缘,始终一言不发的女人:“凯西,你怎么看?”

    凯西抬头,嘴角微扬,她端庄的面容造就了她独有的、颇具神秘意味的微笑。

    “我觉得,还是饶人处且饶人吧,毕竟以后还要一起过很久的。”

    她这么一说,主战的声音立刻就弱了下来,几经犹豫后,也就只有丽卡还在愤愤不平了。

    “ok,那就让我们去欢迎新朋友吧,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一个脸颊清瘦,蓄了把胡子的男人念叨完这句古诗后,最先收起道具从空中降了下来,然后朝着海岸边走去。

    更┊全┊小┊说:woo18νip﹝wσo18νip﹞woo18.vip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