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刀鱼 - 错误(H)(4000+包含5500珠加更) 淫乱密室逃脱(NP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唔…”

    唐柠开始挣扎,两手奋力推拒着白洛的胸膛。

    白洛也不客气,直接把她压到枕头上强吻着,好空出手来压制住她的手。带有玫瑰花纹的领带解了下来,一圈一圈的缠到唐柠手腕上,再打上结,让她毫无反抗之力。

    唐柠怒视着他,眼里燃烧着熊熊怒火,紧闭嘴唇,不肯给予半点回应。白洛直接强势撬开了她的唇齿,舌头探进她嘴里,勾动她灵巧的檀舌交织在一起。

    等到他终于吻够了松开那对嫣红的唇瓣时,唐柠早已面色通红,气喘吁吁。

    “白洛,你要让我恨死你吗?”她怒极,声音不自觉的就压低了。

    白洛脱下鞋子,翻身上床,隔着被子把唐柠压在身下,一边帮她梳理发丝,一边无奈道:“我不想对你用强,但不这么做,你似乎根本听不进我的话。”

    “我听!你松开我,我们好好讲。”唐柠立刻就妥协了。

    浑身赤裸,双手被缚,再加上面前还是个难以估摸的人,她现在十分没有安全感。

    白洛笑笑,并没有要给她松绑的意思,反倒慢条斯理地脱起了自己的衣服,同时解释道:“我刚才掀被子只是想看看催情药的药效过去没有,没事先给你打招呼,吓到你了,我道歉。”

    唐柠就像是被猎人围困住的小鹿,哪还有心情去思考白洛的话,她现在满脑子都想着应该怎么脱困,然后再如何逃脱控制。

    白洛自然也察觉到了她的心不在焉,知道是自己把她逼太急了,不由叹了口气。他真的很不懂女人这种生物,似乎和她们做朋友是一件挺容易的事情,但想要走进她们内心,却是困难重重。

    “催情药的药效还没过去,不再做几次的话,你大概一整夜都会难受得睡不着。”他又把领带解了下来,直接开门见山的点明了意思。

    唐柠一得到自由,迅速把手缩回了被子,她皱着眉头,不敢相信白洛折腾这么多只是想再睡她几回。

    exm?那还给她解药干嘛?逗她玩呢。

    唐柠满腹狐疑的揣测着白洛真正的意图,但她并不知晓,其实白洛一点都没有自相矛盾,只是由于她意识模糊,巧合的把和林静的欢爱经历迭加到了白洛身上,才显得他别有用心。

    “这么怕我做什么?我有那么可怕吗?”

    白洛解下了西装外套,俯身摩挲着唐柠的脸颊,嘴唇似有若无的贴在她脖颈上,呼出的温热气息不停抚过,带起阵阵痒意,痒到了唐柠心里。

    催情药的效应还在,只需轻轻撩拨,蜜液便已经源源不断的涌出了花穴。

    唐柠睫毛微颤,心底当然还是怕的,但身体的反应却骗不了人,她不禁夹紧了腿。

    白洛开始脱衬衫,他的皮肤很白,该有的肌肉却是一分不少,线条分明的人鱼线斜斜的滑下去,诱惑十足。

    “可以吗?”他问道。

    唐柠迟疑,注视着他湛蓝的眼眸,藏在被窝里的手缓缓挪动,毛绒绒的蛛丝冒出来些。

    一切准备就绪后,她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这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局面,正面拒绝就是蠢,先答应下来再徐徐图之,方是真谛。要知道,哪怕狡诈如肖博扬,最后都栽在了她留的后手上面。

    白洛得到同意,亲吻立刻落下,辗转在脖颈之间,然后慢慢下移。

    夹在两人中间的被子被一点点的扯落,露出半边椒乳,亲吻也已经蔓延到了锁骨。

    唐柠终于把手伸了出来,假作要去拥抱他,就在那些蛛丝要倾巢出动的时刻,白洛忽然扣住了她的手,十指交缠在一起,蛛丝瞬间被压制了回去。

    “果然不能给你太高的期望。”他抬头微笑,像是早就料到了会有这么出。

    唐柠一惊,想再调动能力,但那些蛛丝却跟消失了一般,怎么都使不来了。

    “你给我用了什么?”

    “没用什么,蜘蛛的感知力可是很敏锐的。”白洛意有所指的回道。

    那魔蛛生前就怕他怕的要死,一感知到他的气息就会疯窜逃跑,现在虽然已经蛰伏到了唐柠身体里面,但那与生俱来的惧怕却是一点没少。

    “……”

    唐柠手脚发凉,感觉自己对白洛实力的预估错的很彻底,他居然不费吹灰之力就彻底压制住了自己的能力,那他本身该是多么恐怖的存在!

    “乖一点,我不会伤害你的。”

    揭了唐柠的后手,白洛没再克制,一把扯开被子,覆在她身上握住了她浑圆的椒乳,将有些红肿的乳头含进了嘴里。

    “嗯……”唐柠忍不住嘤咛,她的乳头很敏感,酥酥麻麻的感觉顿时漫了上来,身下湿意更甚。

    白洛伸手探进了蜜穴,揉着阴蒂插在里面捣弄起来,带出大波大波淫液,水声十分明显。

    “啊…啊……唔…”

    唐柠眯着眼呻吟起来,不停扭动腰肢,却怎么都摆脱不了那灵活抽插的手指。阴蒂被来来回回的揉捏着,强烈的快感冲上大脑,刷洗着脑海里的一切,唐柠浑身都开始发颤,眼神也越来越散。

    到达高潮的那一刻,她忽然身体紧绷着一弹,持续两叁秒后才脱力的跌回床上,瘫软如泥,胸脯剧烈起伏着,湿漉漉的身下轻微抽搐。

    白洛见他想要的效果已成,便把手指从蜜穴里抽了出来,黏稠透明的淫液打湿了他整个手掌,随着晃动不断滴落下来。唐柠还停留在高潮的余韵当中,头脑放空的注视着他,都快忘了自己身在何方。

    “是不是舒服点了。”白洛边问着,边分开她软软的双腿,搁在自己大腿上。接着,他解下了裤子,勃起的阴茎瞬间弹跳出来。

    他性器颜色偏浅,形状很美好,大小却极为可观。

    唐柠刚回过神来,看清楚尺寸后,感觉自己对白洛的美少年滤镜碎了一地。这么大!不行不行,会被玩坏的,会被捅死的。

    她下意识的朝后挪动,白洛立刻按住了她的细腰,再次拖向自己。

    硕大的龟头蹭了蹭硬硬的花珠,然后抵在穴口,缓缓顶开花唇闯了进去,湿热的甬道里,层层迭迭的皱襞被毫无保留的撑开,不留一丝空隙。

    “嗯啊…太大了……”唐柠蹙眉,涨得有些难受,忍不住咬唇低吟。

    白洛也忍的很不容易,她的小穴又窄又紧,肉壁刚一被撑开就紧紧包裹吸附上来,绞紧肉棒不肯放行。

    好不容易推进去一半,白洛停下动作呼出口浊气,把唐柠的腿分得更开一些,直接就着现在的深度浅浅抽插起来。

    交合处响起了黏腻的水声,唐柠随着他的撞击晃动,白嫩的绵乳有规律的打着圈,喉咙里发出些娇软的呜呜声。

    白洛先这样让她适应了一会,接着便用力冲撞起来,肉棒一下比一下深入,龟头棱角不断刮弄着肉壁,直至紧紧压在子宫口上。

    “好深……出去点…”唐柠朦胧着泪眼小声抗议道。

    宫口未开,根本吞不进肉棒,她被压的很不舒服,小腹又酸又涨。

    白洛退出去些,还不等唐柠神情舒展,又强悍的撞了回去,撞得她淫液四溅,小腹一颤。

    “啊…”

    唐柠短促一叫,声音还没彻底发出,就被白洛俯身撷住了嘴唇。

    唇舌交缠间,抽插的动作猛的加快,每一下都毫不客气的撞在宫口上,似要在最短的时间把她宫口撬开来。

    “呜……呜…”

    呻吟都被堵在喉咙里,就连揪紧床单都无法缓解身下传来的一波波快感,唐柠受不住的抱住了白洛,指甲在他背上留下几道红痕。

    随着肉棒又一次深深的顶入,唐柠微张着嘴,直接被送上了高潮。

    皱襞痉挛着把肉棒夹了个死紧,大股淫液泼洒在龟头上,白洛浑身一抖,猝不及防的射了出来。

    滚烫的精液一波接一波的冲刷在肉壁上,量很多,几乎灌满了甬道,肉棒刚一拔出去,一滩浓白就涌了出来。

    唐柠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有了上一次高潮作铺垫,她这回倒是很快就缓了过来。

    呃……时间是不是有点短?她忽然意识到这个问题。

    唐柠小心的瞥了眼房间的挂钟,现在距离他们开始才过去十五分钟不到,这个时长,emm……应该算不上秒射,就是持久不太行。

    当然,给她十个胆她也不敢在面上表现出来。

    白洛面色有些发青,太久没做了,强烈的欲望把阴茎敏感度迅速拉高,结果一被绞紧就控制不住的射了。

    “我…感觉身体好多了,我们去洗澡吧…”

    唐柠从白洛腿上移开,刚把建议提了一半,就看到他的阴茎再度充血勃起,恢复了战斗力。

    “……”要不要这么快!

    “再做一次。”白洛把她从床上搂起来,摆成了跪坐的姿势。

    唐柠双腿大开着,透明的淫水混杂精液源源不断的从花穴里淌出来,滴落在床单上。

    虱子多了不咬,债多了不愁,既然今晚都已经做了这么多次了,唐柠索性就随他去了,反正她打也打不过,反抗也反抗不了,要真拼命拒绝,说不定还会被绑起来强上,何必自讨苦吃呢。

    白洛从背后拥住她,一手按着她的细腰,一手揉捏着她胸前的饱满,将重新勃起的欲望一点点从身后再次插了进去。

    “现在怎么听话了?”他缓缓抽插着问道。

    “嗯……不听话…有用吗?”

    唐柠几乎想冷笑一声,可惜快感太过强烈,她没能笑出来。

    “要真一直这么听话就好了。”白洛喃喃了一句,拉着她的两臂朝后仰,将两人的性器紧紧贴合在一起,快速撞击起来。

    “啪啪啪”的抽插声连成了一片,淫液不断被带出来,拍打成一圈白沫。

    肉棒全根没入的大开大合,又深又重的捣进去,被插得泛红的穴口撑开到极致,周围绷紧的皮肤几近透明。

    “啊……啊…”

    唐柠仰着脖子呻吟起来,她的身体弯成了一道弧线,挺拔的乳房一颠一颠的晃动,整个小腹都随着他的抽插而颤抖,酥麻蚀骨的快感顺着尾椎一路攀爬而上。

    “怎么样,舒服吗。”白洛粗喘着问了句,两手一齐握住了她圆润的椒乳,将它们捏成各种形状。

    “慢点…啊……白洛…我不行了…”唐柠低啜着,忍不住哀哀讨饶。

    他那么大,肏得又那么深,速度快起来甚至给唐柠一种小腹都要被顶穿了的错觉。

    白洛知道她快爽飞了,没理会这心口不一的哀求,又挺腰用力撞了几下宫口。那儿已经很软了,拼命吮着他的铃口,应该很快就能撞开来,进入到更深的地方。

    “不要了……嗯…不要…”唐柠胡乱的摇着头,双手攀住床头挣扎,想逃离他的怀抱,但白洛又怎么会让她如愿。

    “啊啊啊!”

    龟头终于撬开宫口闯进去的那一刻,唐柠尖叫着攀上了高潮,一直挂在眼眶上的泪水瞬间滚落下来。很涨、很酸、很满,感觉身体都不像自己的了。

    “呼…呼…”白洛喘着气,停在里面缓了缓。

    肉棒已经彻底填满了花穴,又湿又热的子宫壁包裹着硕大的龟头,极致的快感让他腰眼一阵酥麻。

    唐柠浑身颤抖,眼看着就要脱力倒回床上,白洛赶忙揽住了她的腰,往前凑去与她接吻。可就在此时,一枚竹筒忽然凭空出现,滚落在床单上,里面传出了顾谨言的言语:“唐柠,你睡了吗?”

    白洛神色一冷,抢在唐柠前面拿起竹筒,仔细辨认一番后,面上闪过了玩味的神情。

    他掐住唐柠的腰肢,肉棒再次在小穴里肆意驰骋起来,龟头棱角故意刮弄着宫口的软肉,想逼着她尖叫出声。

    交缠的身体一起晃动着,汗水随着摇摆不断从额角滴落,唐柠猜出他的意图,紧紧咬住了嘴唇,甚至将唇瓣咬破出血,都没发出一句呻吟。

    “你就这么在乎他们两个?”白洛心疼,停下动作,捏住唐柠下巴掰过来她的脸,抬手拭去她嘴边的血渍。

    “你无耻!”唐柠眼角带泪,气得胸口剧烈起伏。

    那一颗颗滚落的泪珠像是利刃一般狠狠扎在了白洛心上,他手足无措的低垂下眼帘,一时间无言以对。

    “我不碰你了,你睡吧……”

    白洛抽出了尚未发泄的欲望,把传音竹筒重新放回唐柠手里。

    他下床匆匆穿起衣服,再去卫生间弄了块湿毛巾给她擦擦脸,勉强清理完她身下的狼藉,就从房间落荒而逃了。

    关上房门后,白洛停在走廊里,心思沉沉。

    沉默片刻后,他忽然一拳重重砸在了走廊墙上,把墙体砸的凹陷下去一块。

    不应该是这样的,他做错了,他把本来美好的事情搞成了一团糟!

    ——————

    加更flag终于立起来了,擦汗?°(°ˉ??ˉ?°)°?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