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刀鱼 - 撞开宫口(H) 淫乱密室逃脱(NP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唐柠上下颠簸着,只有伸手环住顾谨言的脖子,才不至于被狠狠的抽插撞到墙上,小腹那里越来越酸软,像是有什么东西即将冲破牢笼。

    顾谨言大腿肌肉紧绷着,他感觉到唐柠的宫口很青涩,猜测她应该没被破过宫,动作不由放缓几分。其实唐柠的子宫口已经到了破开的边缘,只要用力一顶就能撞开,但对于没经历过这事的女人来说,贸贸然撞进去,肯定会瞬间痛没有任何快感,所以顾谨言决定采用迂回战术,把子宫口撞到最软的程度,迫使它自动绽开。

    数百下的顶弄后,宫口颤巍巍的开了点,时机成熟。

    “啊!太……深了…嗯…”龟头把宫口顶开的那瞬间,唐柠大脑一片空白,她紧紧抱住顾谨言的头,快感与痛苦交织着,让她喘不过气来。

    顾谨言一只手牢牢的捏着唐柠的腰窝,一手揉捏她肥嫩的臀肉,撞进宫口的快感,爽的他整个尾椎都麻了。

    肉棒还在往里顶弄,紧致的宫口一点点把整个龟头吞了进去,进入另一片更为温暖潮湿的地方,唐柠的小腹随之凸起来一块。

    “呼…真紧。”顾谨言赞叹着,鬼头磨蹭着宫口。

    “呜…呜……别弄了,不要了…嗯啊…我要死了。”唐柠呻吟着哭泣。

    “哭什么,妹妹,你就是太嫩了,我多操操,把你下面的小嘴干熟了,有你爽的。”

    “不…要,我不要了…这样了,呜呜…呜…”

    顾谨言自顾自的在花穴里驰骋,搅动层层嫩肉,不断擦过g点,探入子宫,嘴巴叼着微肿的乳头吮摩,手更是按在花蒂上磋磨。多重刺激下,很快把唐柠再次送上高潮,顾谨言趁着这花穴最为湿润的一刻,将龟头下的肉茎都送了一小截到子宫里面,肉棒搏动起来,一股股的精液撒在子宫深处。

    总算结束了,唐柠被烫的浑身一颤,模糊的想道,结果还没来得及庆幸,顾谨言的阴茎直接插在甬道里又硬了起来。

    “妹妹,咋们换个姿势啊。”顾谨言拍拍唐柠的屁股,捞着她的两条腿,一边插一边朝沙发走去,激烈的欢爱声从深夜响至凌晨。

    “哥,老当益壮,弟弟我佩服的五体投地。”顾慎行打着哈欠从卧室出来,他本来都操完睡着了,结果又被客厅激烈的声音吵醒了,干脆不睡了。

    顾谨言刚酣战完第三轮,正处在贤者时刻,整个的陷在沙发里,衬衫扣解开大半,蜜色的胸肌袒露着,牛仔裤的裆部湿的一塌糊涂

    而唐柠昏倒在沙发上,眼睛哭得红红的,眉目在情欲的洗礼好似出水芙蓉,胸口、脖颈上布满了深深浅浅的红痕,不堪一握的腰肢都被掐出了瘀痕。大张的腿根处一片通红,穴肉还剩个小洞翕合着,一缕缕精液止都止不住的淌下来。

    顾慎行感叹了句“要命”,只觉一把火冲向下腹,发泄过的欲望又有了抬头的迹象。

    “啧啧!哥,你禽兽附体啊,看看妹妹这腰上,都青了”顾慎行大大咧咧的往沙发上一坐,把赤裸的唐柠往怀里一捞,在瘀痕处揉着。

    “我禽兽,你呢,毛头小子?”顾谨言朝着顾慎行一柱擎天的下身一瞥。

    “我反正不会像你这样就对了,只顾自己爽,事后都不知道清理。”顾慎行的手指探入唐柠泥泞的下身,抠挖着引出穴内的精液,惹得睡梦中的唐柠轻哼出声。

    “明晚我们换换?”

    “没有明晚了,我们马上就能出去。”

    “你找到出口?”顾慎行一惊。

    “嗯。”

    “怎么找到的?”

    “问这么多干嘛。”顾谨言轻咳几声,有些不自在的别过头。

    刚才他把唐柠拖去地上,后入着干起来的时候,她接连高潮了两次,喷薄的汁水顺着肉棒的的拍打带了出来,顺着地板间的一道缝淌了进去。那扇耗费了他们近三天时间的密室之门,就这样出现在顾谨言面前,极具戏剧性。他要是把这事说出来了,顾慎行准能笑到明年。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