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刀鱼 - 新手任务开启 淫乱密室逃脱(NP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漆黑的房间里,满溢的水不断从浴缸里涌出,静谧的环境下只有“哗哗”的水声,一双湿淋淋的手突然从水里伸出来,摸索着搭在浴缸边缘,浑身湿透的唐柠从浴缸攀出来。

    “咳咳咳”急促的咳嗽声响的尤为突兀。唐柠刚清醒的时候,猛的一吸气,把水都吸了进去。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嘛?

    一连串的问题冒出来,但唐柠只觉得脑海里空空荡荡,一点思绪都没有。

    新手任务就是用来筛除那些本身素质就不适合真人密室逃脱的玩家,所有新人要迈过的第一道坎就是心理战,密室会针对玩家的经历有目的性的创建,怕鬼的构建出鬼屋、脾气暴躁的说不定是角斗场等。

    而唐柠所面对,看似很轻松,但实际上却是淘汰率最高的几种之一——自我意识障碍,让一个人对自我的存在都产生怀疑,很容易就会在密室里迷失自我。

    肯定是我在水里呆太久,脑缺氧搞的记忆混乱了。

    唐柠胡乱的猜测,甩甩脑袋,直接把要命叁问从脑海里甩了出去。人活当下,怀疑自我?不存在的!

    但唯一让唐柠有些疑惑的点就是,她居然能在黑夜里看东西看的清清楚楚,不是那种眼睛逐渐适应了黑暗的视物,而是清晰到连物体的颜色都能辨别出来。

    精致奢靡的卫生间,空间宽敞又空荡,塞二十来个人进去都不嫌挤的那种。不远处孤零零的摆着镀金的马桶,淋浴的蓬蓬头镀着层银光,目测应该是镀银的,奢侈是奢侈,就是一点都不实用。

    整个卫生间阴森森的,给人的感觉就很违和,但要具体指出违和的点,唐柠又说不上来。

    水晶般的墙壁上有一扇门,唐柠下意识的去拧把手门,一摸一个空,原来那扇门只不过是画在墙壁上的而已。

    另一边,有一面硕大的窗户嵌在墙壁上,透过它,可以看到远处茂密的森林以及半空中悬挂的一轮满月,但奇怪的是,月光这么皎洁,却没有一丝透进房间

    唐柠想试探窗户的结实程度,拳头往上一砸,沉闷的“沙沙”声响起,一点也不像玻璃能发出的声音,唐柠继续在玻璃上摩挲着,“沙沙”声愈发明显,她整个人都贴了上去,想看看这玻璃到底有什么奇异之处。

    楼下的灌木丛映入眼帘,唐柠一扫而过,又不敢相信的再扫了几眼,胃里所剩无几的食物瞬间涌向喉咙,一股呕吐感油然而生。

    她狂咽几口口水,才把那股感觉压了下去,赶紧远离了窗户。

    “太辣眼睛,我简直要长针眼了!”唐柠咒骂着,拍拍胸口,心有余悸。

    灌木丛旁有一对酣战的男女,如果是正常男女在打野战的话,唐柠说不定还会当个观摩片看看,但坏就坏在,楼下这对根本就不正常!

    仰躺着的赤裸女人,不对,应该是女孩,,目测十四五岁以下,身体稚嫩尚未发育。一动不动的瘫在那,浑身肌肤白的吓人,看着就不像个人般,她空洞的眼神正对着唐柠面前的窗户,嘴边的微笑像是画的一样,很生硬,看的人心里发毛。

    一摊烂肉,也可以说是貌似一摊烂肉的雄性不明物体碾压在她身上,躯体破破烂烂,红白相间,完全分辨不出四肢和头颅。随着他的动作,不断有血水从肉里面渗出红红白白,顺着女孩苍白的肌肤淌下。

    门在哪?门!我得赶紧立刻这该死的地方!

    唐柠脑海现在只有这一个想法,她有些急躁的的摸着四周水晶般的墙壁,妄图从上面找到一扇隐藏的大门。

    “沙沙沙”

    也是这种声音,很熟悉,但唐柠就是想不起来。她蹙着眉头,不死心的摸了摸地面,声音没变化。

    唐柠很快冷静下来,隐隐感觉自己好像触摸到关键了,她决定看看马桶情况。

    马桶摸起来的“沙沙”声明显小了很多,浴缸和淋浴头亦如此,唐柠托腮站着,想把脑海里纷乱的线索串联出来。

    ?我手有这么重吗?

    唐柠疑惑,因为她感觉托腮这个动作,已经让她手臂所有肌肉都酸软起来。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