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刀鱼 - 审判 淫乱密室逃脱(NP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变态!”唐柠从睡梦里惊醒,下意识的以为自己只是经历了一场春梦,心有余悸的摸摸胸口,嗯?胸脯光溜溜裸着,她掀开被子一看,全身一丝不挂!

    不是梦,她真的被人强奸了,当然,说强奸有些牵强,迷奸更合适一些。唐柠脑海顿时闪过无数想法:这个变态把她掳回来不会是要把她囚禁成禁脔吧?还是要贩卖人口?还是打算杀人灭口?不管变态要对她做什么,在这坐以待毙肯定不行。

    唐柠打开一旁的衣柜,里面挂着数十件风格迥异的服装,有华丽的连衣裙,也有打满布丁的布衣,还囊括了古装和lolita裙子。唐柠翻出内衣内裤穿上,快速挑出两件休闲的衣裤,张开腿穿裤子的时候,腿心酸得她发出“咝”的一声。

    正当她穿戴ok打算出去打探敌情的时候,一个身材火辣的辣妹推门而入,大波浪染成酒红色,吊带裙把一半的浑圆暴露在外,水蛇腰,翘屁股,妆容婊气冲天,用赤裸裸的眼神上下打量着唐柠,就差把“老娘看你不顺眼”写脸上。

    “呃…那个,你好?”唐柠感觉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你就是源哥带回来的新人?”

    “嗯?”唐柠懵逼脸。

    “一脸蠢样,不管你在窑子里是怎么勾搭上源哥的,我都要告诉你句,做梦!”

    “我想,你可能是有什么误会。”唐柠扯扯嘴角,尴尬的假笑。

    “都是千年狐狸了,还敢在我面前玩聊斋,我今天不教训教训你,以后指不定干出什么卖友求荣的事来。”女人说着就要动手。

    唐柠立刻后退,手臂隐隐发力,打算趁这女人巴掌挥过来的时候,直接按住她的手,再回她一个巴掌,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电视剧里都这么演的。

    结果这女人并没有扇她巴掌,只是一把抓住了唐柠的手。

    ???什么神展开?唐柠蒙圈。

    唐柠手上戴着一圈黑色的腕带,女人在腕带上一点,两人的面前瞬间闪出一片3d投影的屏幕,一个弹框跳出来“是否开始新手任务?”。

    女人的动作奇快,唐柠来不及阻止,她就已经按下了“是”。又一个弹框跳出来“是否组队?”,女人极快的按下“否”,屏幕一闪,唐柠瞬间原地消失。

    没过多久,季源也进了房间。

    “喻苇?你怎么在这?她人呢?”季源有些不耐烦。

    “源哥,就算薇薇走了,我也可以做你的搭档,如果我不行,那单着的阿七她们也可以,你干嘛一定要找个新人?”

    “喻苇,这件事情和你没什么关系,我有我的打算。”季源的声音很冷淡。

    “呵,是吗?季源你可真够冷血的,我姐和你组搭档这么久,天天被你操来操去的,就算是条狗,也该操熟了。结果她前脚刚走,头七都没过吧,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找了个新的来顶替她,你还是人吗?”喻苇的语气充满嘲讽。

    季源揉了揉额头,强压下胸口的怒气,冷冷问道:“你把她藏哪去了?”

    “那个新人啊?我送她去做任务了,她要是真有资质,应该能活着回来吧。”喻苇漫不经心的回道。

    “喻苇,你真的够了!”季源直接动怒了。

    “不够!我姐死了我难过!我就是见不得那些骚货想占着我姐的位置往上爬。”喻苇声音尖锐。

    “你会难过?喻苇,我想着这么几年的情分,没把你交给审判者。你还把我当傻子,喻薇的死,那不是你一手导的好戏?”

    “季源,你别太过分!明明是你没能拽住我姐,还推到我身上,我那时候都已经成功逃脱了。”喻苇理直气壮。

    “我拜托其他组找过你姐的尸体,你猜她脚上缠着什么。”

    这话就如同晴天霹雳,瞬间把得意洋洋的喻苇击的脸色惨白,她嘴唇颤抖着,胸脯剧烈起伏,还没从激烈的争吵里反应过来。

    “什…么…我,我不清楚,和我没…关系。”虽然她还在摇头反驳,但神色已然说明了一切。

    “我本来是想过几天再把你踢出组的,既然你一错再错,那就别怪我大义灭亲了。”

    说着,季源点开手上的腕带,进入组员名单,喻苇的名字后面挂着两个框:踢除or审判。

    “源哥,我知道错了,不要审判我,你把我踢出去吧,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干这种事了,我发誓!”刚才还傲的不可一世的喻苇,现在已经跪伏在地上,抱着季源的腿涕泗横流,发着各种毒誓请求饶恕。

    季源没有一丝动容,喻苇再三触犯他的底线,留下去肯定会祸害其他人,于是他在“审判”二字上点了一下。

    核实组员喻苇是否违法审判者条约加载中…

    经核实,喻苇违反了审判者条约第三条——不可做出影响生命传承的事情,如谋杀、阉割等。罪犯喻苇降级为二等生命体,判于三号繁殖仓终身监禁。

    冰冷的机械音从手腕里传来,一扇任意门在喻苇脚下开启,直接把她吞了进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