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阳 - _分节阅读_8 主角不可能想撩我 完结+番外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顾焕清坐在桌旁,微微偏头看向身旁不远处昏迷的沈羡,黢黑的眸子有些阴郁。

    沈扬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

    他又为什么自称沈羡?

    他的性格与前世判若两人,在他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上一世曾有人硬闯洞府,最终落得个形神俱灭的下场。沈扬与他血脉不同,自然无法进来,然而沈羡现在完好无损地出现在这里……

    顾焕清自重生以来,生活轨迹与前世没有任何区别,唯一的变数就是沈羡,难道是天道终于有所动作?

    想起和天道的约定,顾焕清神色有些阴沉。

    那个人,究竟什么时候才会出现?

    上一世的事情,始终让他耿耿于怀,几乎成了他的执念。可是唯一的机会就握在那人手中,哪怕他再不甘心,当务之急也是找到对方,至于那人愿不愿意帮他,那都不重要,他总有办法让对方心甘情愿。

    回想起重生前的记忆,顾焕清眼底晦涩不明。

    上一世他成功飞升,品尝过抬手间世界摧枯拉朽般崩毁的强大,也体会过宇宙苍茫的孤独,眼底的意气风发被日渐苍凉的岁月消磨,直到归于一片死寂。

    就在这时,他发现了一处世界。

    这是一个与众世界格格不入的时空,仿佛凌驾于位面顶点,带了丝飘渺的虚幻感。他久违地感到好奇,飞身前往突破位面,却没想到那世界位面过高,他连自保的时间都没有身体就被暴戾的位面缝隙乱流绞碎。

    虽身怀众多法宝,也无法拯救他的肉身,元神也只能在法器中尚存片刻。他束手无策,只能在法器中等待即将到来的死亡。

    在法器中苟延残喘的那片刻,顾焕清沉浮在黑暗之中,心底涌起浓重的不甘。

    明明已经飞升,屹立于世界之巅,一个世界的覆灭尽在他掌握之中。然而在那个时空,却如同蝼蚁一般,轻而易举就被碾死,他怎能甘心!他怎么能这么轻易就形神俱灭!

    他想知道,那里究竟有什么了得,足以凌驾一切。

    法器只能维持短短几息,很快,在乱流再次席卷法器时,砰然碎裂。

    意料中的元神撕裂的剧痛并没有出现,眼前忽然闪过几道光芒,顾焕清费力地睁开眼睛,却惊讶地发现他的身体完好如初,仿佛一切都还没发生。

    他应是死了的,顾焕清疑惑地看着自己的手,握了握拳,格外真实的触感。

    四周是白茫茫的雾,看不到尽头,散开神识查探,却是石沉大海般沉寂。

    正当顾焕清猜测自己身处何地时,一个声音蓦地凭空响起,那声音来自四面八方,他无法判断从何处传来。

    那声音自称天道,他说,顾焕清为气运之子,为世界所钟爱。他说他了解顾焕清的一切,顾焕清的一举一动都在他视线之下,知道他有多不甘心,所以愿意助他一回,给他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

    天道似乎知道他无法突破位面的原因,表示会将一个人送进来,而他是否能突破位面,决定权就在那人手中。

    当然,天道给他一次重来的机会,他也要付出代价。

    于是,与天道达成协议的顾焕清,再次睁开眼后,发现自己回到了十岁,那张熟悉又陌生的床上。床板很硬,只铺了层薄薄的被褥,屋子冷得仿佛哈口气都能结冰,只能靠一点火炭取暖。

    顾焕清看着自己幼小的手,无声笑了。

    这一世的轨迹,顾焕清并没有做太大更改,一路循规蹈矩地走了过来,生怕错过天道所指的那个人。他等了六年,却始终没有寻到那人的踪迹。

    他等了太久,几乎要怀疑之前和天道的交谈只是他的一场梦。可他所付出的代价自他重生以来就有所体现,这给了他绝不放弃的信念。

    终于,在第七个年头,轨迹总算有了改变。为防意外,他避开了初遇魔修的地点,却还是没有躲过,然而,沈羡突然出现,帮他抵挡魔修,又编造理由送他进入洞府。

    顾焕清看向沈羡,对方明亮温和的笑容始终在眼前盘桓,与前世沈扬阴郁的面庞形成鲜明的对比。

    脑海里电光火石间闪过一个念头,唇角诡异地勾起一丝弧度。

    天道所指的那个人,会不会是沈羡?

    想法一旦出现,就控制不住朝这个方向发展。顾焕清深吸口气,冷静下激动的心绪。

    沈羡身上有不少疑点,现在还无法确定,只是不论他是否是天道所指的那个人,在顾焕清没有搞清楚这些疑点之前,绝不会轻易放他离开。

    第6章受伤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